媒体聚焦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金融时报》:用“心”铺就“脱贫路”

【字号:
发布时间:2020-01-21   来源:《金融时报》 《金融时报》/2020-01-21A+

  绝壁悬崖,沟壑纵横。《金融时报》记者沿着红军长征走过的路线,穿行在连绵起伏的乌蒙山脉中。巍巍乌蒙山、奔腾赤水河,仿佛在无言诉说着这块土地曾经的沧桑与荣光。

  乌蒙山区,是全国贫困人口分布广、少数民族聚集多的连片特困地区。“十年九灾难、三年两不收”,与“革命老区”齐名的是其“苦寒甲天下”的贫瘠。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庄严承诺:“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是我们党立下的军令状。”曾经是红军长征中四渡赤水主战场的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正在进行着一场新的决战——脱贫攻坚,为当地百姓斩断“穷根”。

  改变已经发生。行走在古蔺山间,感受最明显的就是交通的巨变。一条条蜿蜒的公路依陡峭山势从大山深处盘旋而出,实现了当地老百姓的多年期盼。一条条公路,带动着当地老百姓脱贫;一条条公路,连通了“初心”与“民心”。

  一条路,老百姓铭记一辈子

  “小李啊,你来我们村,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帮我们把公路修通就行,我们就记你一辈子。”五年过去了,李学征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刚到永乐镇麻柳滩村时,村民们对他提出的第一个期望。古蔺县是国家开发银行的定点扶贫县,2015年至2018年间,李学征被国开行选派到古蔺县麻柳滩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莽莽乌蒙山,大山连着大山,深谷接着深谷。抬头是悬崖绝壁,低头是险滩恶水,险恶的自然环境造成了地理上的隔绝,同时也将先进的技术和观念锁闭在深山之外。封闭带来的是落后和贫困,不少当地老百姓还保留着原始的耕种方式;辛辛苦苦种养的瓜果和猪羊,靠肩扛手提的方式运下山;更严重的是,信息闭塞还造成了当地老百姓的保守与蒙昧。

  “修路是改变贫困乡村面貌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对穷困了千百年的山村人民来说,修好的不单是‘一条路’,也为他们打开了一扇通向更富裕、更美好生活的‘大门’。”国开行首席风险官、扶贫金融事业部副总裁孟亚平对此深有感触。

  “红响村远离交通要道,村里唯一的一条通村主干路只有3.5米宽,弯多路窄、年久失修,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因为路况不好,村里曾经发生过两起伤亡事故。很多路段一边是深沟,另一边是陡坡,碰到雨天、雾天就更危险。修路是村民们几十年的心愿,大家年年集资,但人工费、材料费年年涨,修路的愿望年年落空。”张振飞告诉《金融时报》记者。2018年6月,他被国开行选派到古蔺县护家镇红响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红响村一组、二组原来所在的杨家村交通条件最差,像是被一大片沟壑分隔出去的‘飞地’,光从一组、二组骑电动车到村委会就要走上40到50分钟。村上没有小学,家长要天天骑电动车绕道邻村接送孩子上学,遇上起雾下雨的天气,接送和安全就成了问题。只有把路修好,孩子们才有一条上学的安全路。”张振飞说。

  因为地理隔绝,红响村一组、二组所在的山坡上有2400余亩耕地几近荒芜。张振飞惋惜地告诉记者:“生产资料运上去成本太高,生产出来的农产品也不容易运下来,再加上越来越多的人都下到山下生活,上边的耕地自然就荒了。去年我们在上边的荒地上试种了天麻,长势其实非常好。”

  “村里条件苦,姑娘们出去了,就很少回来,外面的女娃又不愿嫁进来。所以村里的光棍分两种,一种是找不到老婆的,还有一种是找到老婆,又跑掉的。”村里的老人告诉记者。

  地势险要,交通闭塞,带来的一大问题就是“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山区里的很多人不得不外出谋生。贫困户李雪家的情况曾深深刺痛李学征的心。李雪丈夫去世,她常年在外打工,5个孩子由患病的婆婆帮忙照顾,最大的孩子11岁,最小的孩子才4岁,为了生计,她只能让年幼的孩子成为留守者。

  不把路修好,改变无从谈起。

  找到了“穷根儿”,驻村书记的第一项工作,就从修路开始。

  一条路,带动一方百姓脱贫

  “去年种了三亩脆红李,收了2000多斤的果子,这一项就赚了4000多块钱。” 说到去年的收入,何克江边说边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坐在何克江家的厅堂内,透过窗户,能看到一条平整的水泥路从他家门口通过。

  何克江家是红响村84家建档立卡贫困户之一,家里上有84岁的老母亲需要照顾,下有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脱贫攻坚启动以来,随着党的一项项精准扶贫政策迅速落地,何克江一家的经济条件得到有效改善。特别是村主干道修通以后,整个红响村的面貌为之一变,发展种养业收入稳定,让何克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脆红李是古蔺特产,汁多味美,酸甜可口,深受市场欢迎,也是红响村村民种植的主要经济作物。脆红李的成熟季在六七月份,保鲜期短且不易储存,若在成熟后半个月内不能运出去销售,便会全部坏掉。2019年,红响村全村种植脆红李面积1500亩,总产量上百万斤,短时间内售出压力非常大。

  “人家都是盼丰收,我们红响村是怕丰收。因为路不好,收脆红李的运输车进不来,我们自己又运不出去,看着好好的果子卖不出去而烂掉,真心疼!”护家镇镇长刘明强说。

  张振飞暗暗下定决心:“今年绝不能再让群众因为丰产而伤心了!”张振飞多方奔走,争取到国开行子公司国开金融捐赠的基础设施专项资金,赶在脆红李成熟前,红响村通村主干路抢修工程如期竣工,近百万斤脆红李全部售出。张振飞还安排贫困户参加修路,让他们又增加了一部分劳务收入。

  在麻柳滩村,2015年前没有一寸硬化水泥路,邻村的水泥路到该村就成了断头路。2016年春节后,在国开行的资金支持之下,麻柳滩村先后完成公路硬化9公里,新修公路近20公里,从根本上解决了出行难、运输难的问题。

  今年春节前夕,李学征接到村民罗刚打给他的报喜电话:“李书记,报告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不光自己家养鸡,还把周边村民养的鸡收过来,统一卖给县里的收购商。”麻柳滩村的路没有修好之前,罗刚只是在自己家的老宅里散养了几十只鸡,环山公路修好后,饲养成本和运输成本大幅下降,罗刚申请了10万元个人创业贷款,还专门去成都学习养殖技术,他家的养鸡场迅速扩大。现在,罗刚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脱贫致富“带头人”。

  村民们给记者算了一笔细账:“修路后,从永乐镇打摩托车往麻柳滩村走,少说也能省十几块钱。运输成本下降后,镇上来收山货的人明显多了。以前山上的耕地,租金涨不上去,现在上山容易了,每亩租金也能涨个几十或上百块钱。”

  “修好了路,才能吸引‘能人’回村。麻柳滩村一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28户,一个‘能人’发展产业带动五六家贫困户,20多个‘能人’就能带动完成脱贫攻坚的任务。” 李学征说。

  交通条件改善后,农产品运出去不用发愁了。谈到产业发展,张振飞向记者报出一组数据:2019年猕猴桃种植面积扩大至600亩,脆红李种植面积扩大至1500亩,创建软枣猕猴桃种植试验基地30亩、天麻种植试验基地100亩,种植烤烟500亩、青贮玉米200亩。

  一组组增产数据的背后,是落在村民口袋里实实在在的收入。“要不是习总书记和党中央的好政策,要不是国开行的帮扶,哪来这样的好福气!”村民们不断地对记者表达着他们的喜悦和感激。

  一条路,连通“初心”与“民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80多年前,红军长征途中,毛泽东率领红军在乌蒙山区四渡赤水出奇兵,跳出国民党几十万大军的围堵,踏上了北上抗日的光辉征程,中国革命由此转危为安,走向胜利和辉煌。“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长征精神至今仍激荡在乌山赤水间。

  古蔺太平镇,是四渡赤水的主要转战地。在总计72天的四渡赤水战役中,红军曾三进古蔺,在古蔺转战达54天。太平渡是红军二渡、四渡的重要渡口。巍峨耸立的太平渡渡口纪念碑,红军当年走过的青石阶、住过的灰瓦房……依旧掩映于苍山郁树之间,默默注视着赤水河两岸发生的沧桑巨变。山风呼啸而过,仿佛是它们在无言地追问:当年的红军战士和无数革命先烈为之浴血奋战的目标是否已经实现?

  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是共产党人的初心,也是当年的红军战士和无数革命先烈浴血奋战的目标。

  “脱贫攻坚初期进村入户调查时,我们走访大山深处的乡村,看到有些村民家里真是一贫如洗,我难过得流泪,心情十分沉重。作为革命老区的党员领导干部,坚守初心,带领群众脱贫致富,责无旁贷。”古蔺县副县长林燕告诉记者。

  “在一次走访中,碰到一个叫王芳的小女孩,竟然头枕着书包在路边睡着了。把她叫醒,跟去她家里看,家里的房子外面墙壁开裂,里面破烂不堪,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因为常年烧柴做饭,屋内被烟熏得漆黑。家里只有她和父亲两个人,父亲50多岁,一直未婚,王芳是抱养的。”老区的贫困让李学征震撼,更加坚定了他投身脱贫攻坚事业、挥洒汗水为老区发展作贡献的决心。

  红军四渡赤水的故事,张振飞烂熟于心,他一直关注着国开行在古蔺的扶贫工作。2018年,在认真研读了《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摆脱贫困》两本书后,张振飞毅然奔赴扶贫一线,为古蔺这块红色热土上的百姓能早日走向富裕而尽自己的一份力。

  古蔺的脱贫工作,古蔺山区的道路建设,牵动着远在京城的国家开发银行总行干部职工的心。“2019年春节前,赵欢董事长专程来红响村实地调研,要求全力支持红响村修路等建设工程。此后,周清玉副行长和孟亚平首席风险官多次关心红响村修路进程并及时协调解决修路过程中出现的困难,要求在脆红李成熟季前必须抢修好主干路。”张振飞说。

  在国开行的倾力帮助下,2014年以来,古蔺全县建成通村硬化路里程达4038公里,超过1949年至2013年60多年间建设里程的总和。

  在红军长征路上延伸出的这一条条公路,让“初心”和“民心”心心相印。

  “帮扶之情浩如海,济困之恩重如山”。春节将至,何克江将这幅春联端端正正地贴在自家大门上。他指着大门正上方的横批“感谢党恩”四个大字告诉记者:“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国开行,我们农民的日子是越过越好!”

  而50公里之外的麻柳滩村,此刻正锣鼓喧天,村里的“花灯”队正在村头即兴表演,载歌载舞。“党的干部作风强哟喂,攻坚克难如战场;如今麻柳变了样,群众个个喜洋洋!”几百年来,老百姓们借花灯剧表演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而如今,麻柳村人把对党和国家的感恩之心写进花灯唱词,日日吟唱!(记者:查子安、周萃)